史上最滑稽的奇死:诸葛武侯骂死王朗

大背景:天下势为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之时的大动乱的时代,最混乱的时代,最无德的时代!(自评)

东汉末年,桓、灵二帝时桓帝禁锢善类,崇信宦官,皇权旁落,宦官专政把持朝廷,民生凋敝,灾祸连连,朝政日非,以致天下人心思乱,盗贼蜂起,公元184年,太平道首领巨鹿人(今河北平乡)张角及兄弟张梁和张宝率信徒发起民变,史称黄巾之乱,迅速发展到数十万追随者,引起全国性的战乱。东汉为解决黄巾之乱而制定的州牧制度,在朝廷不断衰弱下,反而开启群雄割据的局面。此时群雄并起,相互征伐,群雄乘积割据为王,公元189年,震惊朝野的董卓之乱爆发,东汉王朝名存实亡。公元208年,孙刘联军与曹操军爆发了历史上著名的赤壁之战,曹操大败,烧死溺死者甚重,不得不放弃荆州,退守北方。赤壁之战初步奠定了三国鼎立的格局。后占据荆州的刘备又夺取了益州,而孙权则从刘备手中夺取了荆州,自此三国鼎立的局面正式形成。(按:《三国志》等其他一些真实史料)
兵马出西秦,雄才敌万人。轻摇三寸舌,骂死老奸臣

小背景:建兴三年诸葛孔明为遗承刘备光复刘汉天下一统的局面,先平定了蜀汉后方南方蛮王孟获犯境侵掠之困,且南蛮之地,离国甚远,人多不习王化,收伏甚难,可刚可柔,七擒七纵,彻底降伏孟获作乱之心!在解决内顾之忧后,此时魏国帝曹睿,将司马懿削职回乡,孔明大喜献上《出师表》给后主开始北征,力图恢复中原,在天水城收服姜伯约攻取天水,冀城和上邽三郡,尽提汉中之兵,前出祁山,兵临渭水之西,魏国曹睿派曹真为大都督,郭淮为副都督,七十六岁的王朗为军师,选拨东西二京军马二十万与曹真,命宗弟曹遵为先锋,又命荡寇将军朱赞为副先锋。当年十一月出师,曹真领大军到长安,过渭河之西下寨。两军相迎,列成阵势于祁山之前。
主要角色:诸葛亮,字孔明;王朗,本名王严,字景兴;
次要角色:关兴(关羽子)、张苞(张飞子);曹真,本姓秦, 字子丹;郭淮,字伯济;(曹遵、朱赞)
人物官职:诸葛亮-武乡侯领益州牧、丞相;曹真-曹魏武将,曹操族子,官至大司马;王朗-官至司徒、兰陵侯
主角背景:诸葛亮是阿斗(刘禅)的相父,是刘备三顾茅庐而得来的,娶丑妻黄氏,曾在联吴抗曹时在吴国舌战群儒,群儒无人能辩赢并说服吴王孙权一起抗曹;王朗乃三国曹魏的一代经学家与钟繇(书法家,楷书创始人)、华歆并为三公,谥曰成侯。王朗死于公元228年司徒(相当于宰相)任上。被骂死乃罗贯中小说家杜撰(按:来源《三国志》为真实史料)
战场:祁山
主题:《哪个才是真命天子》
胜方:诸葛武侯 败方:王朗
辩论前奏:两军相迎,列成阵势于祁山之前。三军鼓角已罢,司徒王朗乘马而出。上首乃都督曹真,下首乃副都督郭淮;两个先锋压住阵角。探子马出军前,大叫曰:“请对阵主将答话!”只见蜀兵门旗开处,关兴、张苞分左右而出,立马于两边;次后一队队骁将分列;门旗影下,中央一辆四轮车,孔明端坐车中,纶巾羽扇,素衣皂绦,飘然而出。孔明举目见魏阵前三个麾盖,旗上大书姓名:中央白髯老者,乃军师、司徒王朗。孔明暗忖曰:“王朗必下说词,吾当随机应之。”遂教推车出阵外,令护军小校传曰:“汉丞相与司徒会话。”王朗纵马而出。孔明于车上拱手,朗在马上欠身答礼。
辩论说词:来源《三国演义》
王朗曰:“久闻公之大名,今幸一会。公既知天命、识时务,何故兴无名之兵?”
诸葛亮曰:“吾奉诏讨贼,何谓无名?”
王朗曰:“天数有变,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此自然之理也。曩自桓、灵以来,黄巾倡乱,天下争横。降至初平、建安之岁,董卓造逆,傕、汜继虐;袁术僭号于寿春,袁绍称雄于邺土;刘表占据荆州,吕布虎吞徐郡:盗贼蜂起,奸雄鹰扬,社稷有累卵之危,生灵有倒悬之急。我太祖武皇帝,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姓倾心,四方仰德。非以权势取之,实天命所归也。世祖文帝,神文圣武,以膺大统,应天合人,法尧禅舜,处中国以临万邦,岂非天心人意乎?今公蕴大才、抱大器,自欲比于管、乐,何乃强欲逆天理、背人情而行事耶?岂不闻古人曰:‘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今我大魏带甲百万,良将千员。谅腐草之萤光,怎及天心
之皓月?公可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不失封侯之位。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诸葛亮大笑曰:“吾以为汉朝大老元臣,必有高论,岂期出此鄙言!吾有一言,诸军静听:昔日桓、灵之世,汉统陵替,宦官酿祸;国乱岁凶,四方扰攘。黄巾之后,董卓、傕、汜等接踵而起,迁劫汉帝,残暴生灵。因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吾素知汝所行:世居东海之滨,初举孝廉入仕;理合匡君辅国,安汉兴刘;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天下之人,愿食汝肉!今幸天意不绝炎汉,昭烈皇帝继统西川。吾今奉嗣君之旨,兴师讨贼。汝既为谄谀之臣,只可潜身缩首,苟图衣食;安敢在行伍之前,妄称天数耶!皓首匹夫!苍髯老贼!汝即日将归于九泉之下,何面目见二十四帝乎!老贼速退!可教反臣与吾共决胜负!”
王朗听罢,气满胸膛,大叫一声,撞死于马下。后人有诗赞孔明曰:“兵马出西秦,雄才敌万人。轻摇三寸舌,骂死老奸臣。”孔明以扇指曹真曰:“吾不逼汝。汝可整顿军马,来日决战。”言讫回车。于是两军皆退。曹真将王朗尸首,用棺木盛贮,送回长安去了。——《三国演义》
 死因分析一:王朗高龄时年已七十六岁矣,能被骂死的惟王公,亦为古今第一人也,因此猜测,王朗是一个高血压,抑或有心脏病,不然一个很健康的人,怎能被几句话就给骂死,至于气满胸膛,大叫一声,撞死于马下云云,此大叫一声,是高血压的彪升状态,因为人一到老年很容易犯高血压,高血脂,心脏病之类的,所以规劝上了年纪的人,平常要多锻炼锻炼,特别要趁者年轻的时候,更要如此,也不要吃大油大腻的东西,不然脑子很容易犯糊涂,不然就几句话,就会气死,一定是平时大鱼大肉吃多了,脑子锈逗了,不然就是王朗真的有心脏病或高血压的疾病,如果都不是的话,那就是历史上最滑稽的死法了,也是历史那么多死法上最搞笑的一种,古代有那么多酷刑,车裂,腰斩,凌迟处死,活埋,肢解,就是没有气死,骂死的,
死因分析二:那就是人的思想伦理道德观念上的差别,猜测王朗是个特要面子的人,或心理特脆弱的人,王朗是个有才,有识之士,对社会上各种的种种道德禁锢应该是很了然的,而且,王朗当时能扭曲当时的事实,就是忠于魏曹,而魏曹的政权是个篡夺的,所以曹操便是历史上有名的大歼臣,而蜀汉是根据东汉灭亡后刘备用哭出来的江山来继承东汉,说他是刘氏子孙,那时民众都称他为“刘皇叔”是有籍可考的,所以王朗在对辩便已输了一招,照理说,王朗事魏,更敢在对阵前,大言炎炎劝降诸葛亮,应该脸皮是很厚的,但是当诸葛武侯道出了时局的事态,正反的矫正,把人最深底的羞耻之心给催生出来,王朗也许被来就有愧的,所以无法忍耐诸葛亮的指责和呵骂,便觉得,果然如此,树尚且要皮,何况人乎,因此便觉得有愧于天地,无容于世俗,到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何必忍辱苟活于人世,何况是死于大名鼎鼎的诸葛丞相,一个智慧超然的人呢,死得其所哉,因此便借此时撞死得了,这时不得不佩服了王朗其人了,反正年纪一大把了,能如此死法,还是赚到的,保留身后名——我是有羞耻心的!因为在那个道德沦丧的社会,能如此觉悟是很难得的,今天是朋友,明天就是敌人了,今天我暂居你家,明天我就可以把你给杀了,比如曹操,今天我求救于你,明天我就可以占据你的城池,比如说吕布,趁着张飞酒醉,就偷袭了占了徐州,还假惺惺的要归还刘备……想想当时的年代如此道德沦丧尚且有王朗此人,那真是是非常难得的,但是到了现代的今天物质发达了,精神提高了,本以为应该很是有道德的,但却令人失望之极,为了利益,既然跟三国那个时代同出一辙,脱裤的脱裤,该哭的哭,该炒的炒,裸奔也好,裸照的也好,能炒的就炒,说某某人有几个性伴侣,说哪些人是变性的,还更甚的是某人塞一些钱给媒体给他炒作,骂他,骂得越凶也好,骂得越肮脏越卑贱越好……因此王朗还真是让人怀念…
背后真实死法分析:《三国志》作者陈寿对王朗的评价是:“王朗文博富赡,诚皆一时之俊伟也”。让一个这样的对手死在诸葛亮的手上,符合罗贯中“尊刘贬曹”的作品倾向,也对应了大将手下从来不斩无名小卒的传统写法,清代毛宗岗一语道破:罗贯中是把这一段对话当作诸葛亮征讨曹魏的檄文,借诸葛亮之口为北伐中原寻找正义的理由:“人但知讨贼者当诛其首,而不知讨贼者当先诛其从。何也?无贾充、成济,则司马氏父子不能肆其凶;无华歆、王朗,则曹氏父子不能恣其恶。故骂曹操而不骂华歆,未足夺曹操之魄;骂曹丕、曹睿而不骂王朗,未足褫曹丕、曹睿之魂也。骂曹操者,有陈琳之檄矣,有衣带之诏也,有汉中王进位之疏矣,独于曹丕而缺焉。武侯虽有出师之表上告嗣君,恨无讨贼之文布告天下。今观骂王朗一篇,即以此当骂曹丕,即以此当布告之文可耳。”
罗贯中对王朗此人物的贬低,同其作品中的另一个人物—蒋干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冤枉“了王朗一回,但让王朗死在诸葛亮手里,也算是“死得其所”!





本文固定链接: /blog/521.html | 魂断梦桥官方博客

搜索

该日志由 魂断梦桥 于2012年05月25日发表在 历史哲学, 名家名文, 自由杂文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史上最滑稽的奇死:诸葛武侯骂死王朗 | 魂断梦桥官方博客
关键字: ,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