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音乐剧全集—视频与故事展示

猫》、《西贡小姐》、《剧院魅影》、《悲惨世界》并称世界四大音乐剧。其中,《猫》是一部童话式的作品;《西贡小姐》是一部女性为主的爱情悲剧;《剧院魅影》以美声唱法为主,是“歌剧-轻歌剧-音乐剧”过渡的典范;《悲惨世界》代表着文学巨著改变音乐剧的典范。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ODU4MjQ1NjA=/v.swf(猫剧)

 

       欧洲四大音乐剧之一<<猫>>

 《猫》,是英国作曲家安德鲁·洛伊德·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根据T·S·艾略特(T. S. Eliot)的诗集《老负鼠讲讲世上的猫》谱曲的音乐歌舞剧。自从在1981年伦敦首场演出之后,成为有史以来最著名的,演出时间最长的音乐剧。风靡世界21年,共以10几种语言在20几个国家出演无数次.仅仅在
伦敦的演出场次就达9000多次!已经成为迄今以来最著名的歌舞剧之一。其中一曲“记忆”,更在全世界广为流传。

虽然《猫》的世界旅行从欧洲、美洲、澳洲甚至日本,可惜的是它一直没有机会登上中国的舞台。幸好的是在1997年末,韦伯集齐了全世界最精华的演员和剧组人员,制作了《猫》的录像带。从此五彩花猫们再不受舞台的限制,即使与百老汇冬日花园剧场远隔千里万里,你也一样可以看到席卷世界的、“现在及永远”的、《猫》的风采。


四大音乐剧全集鈥斒悠涤牍适抡故荆


《Cats》在伦敦首演时,是由以《Evita》窜红的音乐剧名伶Elaine Paige饰演葛莉莎贝的角色,她以高亢的歌声,透露老猫对未来的期待,让这首曲子红透半边天。目前,《猫》是世界上票房最高的舞台剧,也是在美国纽约百老汇和英国伦敦西头连续公演最长的舞台剧。《万世巨星》、《艾薇塔》、《约瑟与神奇的梦幻彩衣》、《猫》、《星光特快车》、《歌剧魅影》、《日落大道》。这些,都是七○年代以来最著名、也最受喜爱的音乐剧名作,而它们有一个共通的特点──那就是它们的作者。这些名剧的音乐,全部出自安德烈洛依韦伯的手笔。举世公认的“八○年代三大名剧”(《悲惨世界》、《猫》和《歌剧魅影》)里面,洛依韦伯的作品就占了两部。谈到他的作品,虽然不见得人人都赞不绝口,至少它们的票房成绩往往所向披靡,却是不争的事实。我们不得不用“天才”、“奇才”、甚至“鬼才”来形容这个人。
创下百老汇与伦敦音乐剧最“长寿”纪录的《猫》,可以说综合了音乐剧艺术各种表现的极致,无论是从古典、摇滚、蓝调到爵士之间变换自如的音乐,舞蹈与特殊效果的设计,服装、道具、场景与灯光,或者是演员与观众的互动,都令人啧啧称奇。但由于它呈现的只是一种“概念”,并没有完整而明显的戏剧情节,想要真正的体会这出二十世纪超级大秀的魅力,最好事先作点功课,仔细聆听录音专辑,把分别描述各种猫咪不同性格与故事的歌曲完全了解,知道这些猫咪齐聚一堂的原因与目的,才不会看不懂,或者为了必须分心去看中文字幕而错过了许多精彩的细节。假如你能够“有备而来”,就能够深切的了解这出戏为什么能够改写历史、历久不衰了!

虽然《猫》的世界旅行从欧洲、美洲、澳洲甚至日本,可惜的是它一直没有机会登上中国的舞台。幸好的在1997年末,韦伯集齐了全世界最精华的演员和剧组人员,制作了《猫》的录像带。从此五彩花猫们再不受舞台的限制,即时是离百老汇冬日花园剧场远隔千里万里,你也一样可以看到席卷世界的,“现在及永远”的,《》的风采。

第一幕

午夜,人行道上没有声响。

……直到第一只洁里珂猫的到来。

接着,一只一只的猫儿出现在废物堆积场的各个角落。今夜是一年一度的洁里珂舞会,所有的猫儿们都在这里汇集,快节奏的音乐很快地冲斥整个舞台,整个剧场。所有的猫儿随着音乐舞蹈歌唱。在歌声中他们演译出洁里柯猫引以为傲的特色:“我们能在空中舞蹈,像高空秋千,我们能翻双筋斗,在轮胎上弹跳”。因为人们出现在猫儿们的天地,猫儿们起先对入到它们领地者心存厌恶和怀疑,但是很快地他们接受了陌生人的观察,并且向他们讲述了猫儿的三个名字:一种是家里的日常称呼,一种是有尊严的独特名字,另一个则是只有猫儿自己
才能知晓的秘称。纯洁的白猫Victoria表演了一首独舞,象徵着一场舞会的正式开始。

强健的灰猫Munkustrap是猫族首领Old Deuteronomy不在时的管事人,也是小猫的守护者。在故事里他充当旁白的作用,给幼猫讲述洁里珂的规矩,并介绍其他的猫上场。Munkustrap给小猫解释了洁里珂舞会的意义。这个一年一度的月圆之夜,是只有猫类才能体会它的魔力的,而且,他们一族的首领Old Deuteronomy也将会在黎明到来之前,从族里选出一只猫来,送上云外之路Heavy Side Layer),从而获得重生。因此,在这个舞会上,各种各样的猫儿们都要登场介绍自己,希望能去美妙幸福云外之路。接下来Munkustrap介绍了JennyAnyDots,她对待所有的小猫都亲切慈爱好像老妈妈一样。然后摇滚猫 Rum Tum Tugger 自己上场介绍自己。Tugger是一只被
他的类家庭宠坏了的好奇的猫,他也最喜欢所有母猫们对他的迷恋。很久没有出现在废物堆放场的魅美的猫Grizabella出现了,可是她现在又老又丑又脏。因为她年轻时背叛了洁里珂猫,离开猫族到外面的世界里闯荡,尝尽了冷酷和辛酸。现在Grizabella疲惫不堪,独自一个人回来。可是所有的猫儿不原谅她,并把她敢走。Grizabella于是悄悄躲在舞台的角落里。Bustopher Jones在JennyAnyDots的歌声中出场,这个爱吃的肥猫是让所有同类骄傲的贵族猫。然后是两只小偷猫,Mongojerry和Rumpleteazer表演了歌曲和杂技般花哨的舞蹈。在他们的歌曲结束之后,Old Deuteronomy出现了!大家向老首领表示了敬意之后,Munkustrap为他组织了一个很滑稽的舞蹈,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之后,随着舞会高潮的到达,所有的猫儿加入了歌舞,《猫》的主旋律再次响起。Grizabella再次回到舞台中心,猫儿依然不肯原谅她,这时Grizabella唱出了动人心漩的歌“记忆”,Old Deuteronomy同情地注视着心碎的Grizabella再次下场。

 

第二幕

猫儿们再次回到舞台上的时候,Old Deuteronomy用歌声提醒他们记忆快乐时光的重要。

老猫Gus被Jellylorum带上舞台。Gus是一只曾风靡所有剧院的演员,现在他回忆着自己当年的日子,尤其是他最得意的创作,大海盗Growltiger的故事。接下来场景转换,大家都仿佛回到了Gus红极一时的时候,在舞台上表演了Growltiger和他的情人Griddlebone的故事。因为声音很大,本来在火车上睡觉的Skimbleshank被吵醒了,火车猫Skimbleshank是个滑稽可爱的叔叔。大家帮他用堆积场的废物堆出一辆火车头,让他神奇地站在上面。

可是,在火车猫的故事刚刚结束的时候,快乐的舞会被罪犯猫Macavity打断了。在黑暗之中Macavity带领他的爪牙截走了Old Deuteronomy。

两只曾经认识Macavity的母猫,Bombalurina和Demeter给不了解Macavity的小猫讲述这只罪大恶极的通缉犯的所作所为。这时Old Deuteronomy忽然又回到场上,所有的猫儿还在惊喜之中,可是他甩下灰皮,原来是Macavity假绊成OldDeuteronomy前来捣乱。Munkustrap带领着其他几只公猫展开了同麦克的斗争,最后罪犯猫在黑暗中逃掉了。

“不用担心,我们有神奇的Mistoffelees先生!”Rum Tum Tugger对大家说。他介绍了下一个上场的Mistoffelees。魔术猫Mistoffelees在众猫的要求下成功地变回了Old Deuteronomy。猫儿们一起感谢了他的贡献,再次准备聆听老首领的选择。

Grizabella又一次上场了。可是这一次,在她歌唱“记忆”的时候,猫族里最年幼的小猫,Jemima用清亮的歌声回应。这时猫儿们明白了Old Deuteronomy对他们讲过的话。一只接着一只,他们原谅了Grizabella,使她重新回到洁里珂温暖快乐的家族里来。

Old Deuteronomy在黎明到来之前,选择了Grizabella登上云外之路,获得重生!在群猫的歌声中,Old Deuteronomy带领了Grizabella走上了云外之路,Grizabella消失在空中五光十色的云彩里。

最后一首歌是Old Deuteronomy唱给观众听的。“你要对猫儿脱帽敬礼,说声‘你好吗,我尊敬的猫’。这一定会讨猫儿的欢喜。”因为毕竟,猫儿跟人类没有什么不同。

     欧洲四大音乐剧之一<<悲惨世界>>

   《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是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于1862年所发表的一部长篇小说。是十九世纪最著名的小说之一。小说涵盖了拿破仑战争和之后的十几年的时间。故事的主线围绕主人公获释罪犯冉阿让(Jean Valjean)试图赎罪的历程,融进了法国的历史,建筑,政治,道德哲学,法律,正义,宗教信仰。1958年法国导演让.保罗·李塞诺拍摄过同名电影,2006年日本出品了根据原著改编的动画片《悲惨世界少女柯塞特》。《悲惨世界》也是百老汇著名的音乐剧,是音乐剧史上上演时间仅次于《猫》的旷世佳作。

这部在音乐剧史上上演时间仅次于《猫》的旷世佳作,堪称百老汇的光荣王者。共上演6612场,这部在音乐剧史上上演时间仅次于《猫》佳作照耀了百老汇音乐剧16年的辉煌,于2003年5月18日正式告别繁华的戏剧之都,结束其光辉的百老汇生涯。

诞生百余年来,《悲惨世界》被演绎成多种表演版本,却迟迟未登上过歌剧舞台。伟大的作曲家普契尼曾尝试改编,终因嫌其过于复杂而放弃。而中国观众所最熟悉的《悲惨世界》,莫过于由法、德、意三国合拍的电影版,该片的主角正是与阿兰·德隆、保罗·贝尔蒙多等并称为“影坛四雄”的法国已故电影明星里诺·凡杜拉。

说起音乐剧《悲惨世界》的始作俑者—法国人阿兰·鲍伯利和米歇尔·勋伯格,都曾是音乐剧的狂热歌迷。1971年,两人在纽约观看了韦伯的音乐剧《万世巨星》,由此萌发出创作一部史诗风格的音乐剧的想法。两人从韦伯的经典音乐剧《万世巨星》和《艾维塔》中汲取了相当多的灵感,令其既有史诗般的壮丽,又不乏流行文化的精华。1978年,鲍伯利和勋伯格在巴黎“奇迹般地”完成了这项宏伟的工程。

1980年秋,长达两个小时的音乐剧《悲惨世界》在巴黎体育馆首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它竟然被硬插在了拳击和马戏表演之间,并在上演后的第十六周便被迫收场。哀叹之余,曾经把《猫》成功包装上音乐剧舞台的英国著名演出制作人麦金托什找到了鲍伯利和勋伯格,下决心要把《悲惨世界》搬到“世界歌舞之都”—百老汇。三人一拍即合,6年后,重新包装后的《悲惨世界》落户百老汇,并正式踏上了国际舞台。

连演16年魅力依然

作为一部大型音乐剧,《悲惨世界》聘用的演员总数为421人,幕后的员工更高达1633人。该剧之所以能连演 16年而不衰,除了故事和主题的历久弥新、真切感人外,演员的专业、音乐的动人以及场景的变换等,也都是引人入胜的原因。例如主角冉·阿让在大战前夕祈祷上苍保佑养女珂赛特的爱人马吕斯的独唱《让我死,让他活》,其神情之恳切、旋律之优美,令人过耳难忘;再者,《悲惨世界》的编导破天荒地利用大型转台,将革命青年和巴黎市民共同堆砌的 “战壕”逼真地呈现出来,加上慷慨赴沙场的激昂军乐和充满火药味的枪声、爆炸声,令观众如身历其境,达到了比电影还要真实的震撼体验。

在百老汇历史上,于2000年6月落幕的《猫》曾连续上演了18年,直接观众达1000万人。而《悲惨世界》告别舞台时,估计也将有900多万人曾亲身体验过,直接的票房收入高达4亿多美元。16年来,《悲惨世界》曾在包括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在内的20多个国家进行巡演,并曾获得了50多个重要奖项(其中包括1987年的8项托尼奖、两次格莱美奖)。2002年6月22日至7月7日,音乐剧《悲惨世界》首演中国,在上海大剧院的演出也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随着《猫》、《西贡小姐》以及《悲惨世界》的相继谢幕,华丽精致的百老汇大型音乐剧将只剩下《歌剧魅影》一枝独秀,继续谱写纽约歌剧史上第三长的演出纪录。因此,许多评论家都感慨地将《悲惨世界》的落幕称做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

由于悲惨世界这部小说对法国而言简直就像中国人对三国演义那样熟悉,所以在改编时许多枝枝节节都已删除,采重要片段串成带状故事,起自冉阿让的假释与领悟,终于充满希望的追寻光明,十分动人。以下是按着时间的顺序来介绍这部巨作:

1815年 笛涅(Digne)

冉阿让,罪犯24601身陷牢狱与手铐脚镣相伴十九年之后,终于获得一纸假释令,得以离开不见天日的牢狱生活,然而这张黄色的自由状纸,并未让他在社会上取自由,反而处处引来歧视,使他流浪街头,只有笛涅的主教米里哀好心收留了他。夜半时分,多年来穷困的习惯让他故态复萌,偷走了主教家的一只银烛台,不料半途被抓到,警方把他带到主教的面前对质,令他讶异的是主教非但没有揭发,反倒为他撒谎说是他赠送的,警方悻悻然走后,冉阿让跪求原谅,主教只要他宣誓将灵魂交付上帝,自此重新做人,并将另一只烛台也送给他。冉阿让感受到慈悲的力量,撕毁假释令,决心再创新生。

1823年近海的蒙特里(Montreuil-sur-mer)

八年过去了,冉阿让的确履行了当年的誓言,彻底改头换面,不但易名为麦道临,并且成了蒙特里受人爱戴的市长兼工厂厂长,以慈善闻名。这时,在他工厂里的一名女工芳汀正遭受着凄惨的际遇,她年轻因一时热情,怀了个女孩,岂知负心郎一走了之,留下她们母女,为了小小珂赛特,只有把她寄养一途了;把女儿安顿在德纳第家之后,芳汀放心的上巴黎去做女工,对珂赛特的思念给了她无尽的力量,挣来的钱都寄回德家,只盼女儿生活过得宽裕,那儿知道德家在信上所说生病一事都是假的,所有的钱都进了德家的口袋和他们的艾潘妮嘴里,现在芳汀又再次接到这样一封讨钱信,一不小心落入同事手里,人人鄙夷她,联合工头将她赶走,不知情的冉阿让签下公文,芳汀就此流浪街头。芳汀一心只想到女儿的药钱,在卖了项上的项炼盒和一头长发之后,走投无路的困境下,她加入了码头区的妓女行列,痛苦地贩卖灵肉,直到有一天她因拒绝一位无礼的客人,和他发生拉扯,恰好新上任的警长沙威到任,不分青红皂白就定她的罪,目睹此景的市长出言制止,命沙威放走了芳汀,并送她到医院休养。当沙威欲与市长争论职责时,街上有位老人被松脱的马车压住,冉阿让立即冲上前顶起了车子,异常的力气勾起沙威对编号24601罪犯强烈的记忆,他已经追缉24601多年始终无功,但怀疑一位人见人爱的市长显然不正当,这使他非常困惑,想不到警方不知去那儿抓了一位无辜的铁匠来定罪,沙威以为自己错怪市长还向冉阿让致歉,正直的冉阿让不能容忍自己的懦弱造成平民的委屈,于是来到法庭坦承自己的身份——犯人24601。沙威立刻就想逮捕他,但冉阿让心系芳汀的病体,情急之下打昏沙威逃逸。在病榻上,芳汀充满感激的将珂赛特的未来交给冉阿让,他也一一允诺,芳汀悲哀的一生在对珂赛特的思念中结束之后,身负责任的冉阿让即刻马不停蹄赶向芳汀所说的小镇蒙佛梅,去解救她可怜的遗孤。

1823年蒙佛梅(Monfermei)

小珂赛特已经在经营酒馆的德纳第家寄养了五年,她一直以来不断受到可怕的虐待,成天像女佣般被来去差使,同年的酒馆老板女儿艾潘妮,却受尽宠爱,两个女孩的生活如天渊之别,但珂赛特并未养成怨天尤人的个性,她只默默期待梦中的母亲有一天能来接她回家。冉阿让来到德家时,她正吃力地在黑暗中打水,他当下决定带走珂赛特;德纳第夫妇使出拿手的狡猾嘴脸,狠狠敲诈了一番,珂赛特终于能脱离苦痛,真正享受起一个孩子应享的快乐生活。冉阿让把她带回巴黎,以父爱呵护她长大,天伦之乐带给这两个曾受命运折磨的人莫大的满足,然而沙威的阴影依旧笼\罩在冉阿让身上,挥之不去……

1832年巴黎(Paris)

九年过后的巴黎,充满着动荡的气氛,以往的首善之都已然与地狱无异,政府里惟一关怀穷人的将军拉马克(Lamarque)又病危,人民的前途堪虞,社会涌动着一股革命的暗潮。小加夫罗契是一群妓女和市区乞丐中的中坚分子,连德纳第夫妇也沦入丐帮生活,有一回还抢上冉阿让父女,因此还让沙威和冉阿让见上一面,只不过沙威当时没有认出来,发现之后气愤极了,再度立誓拘捕冉阿让。这时的艾潘妮已是青春少女,她暗自喜欢着同学马利尤斯,可是马利尤斯的心思已经全部放在街上撞见的珂赛特身上了,无奈的艾潘妮答应要去打听珂赛特的消息。革命青年们,包括马利尤斯,经常在一家ABC咖啡馆集会,他们的理想高昂,计划在拉马克将军过世那一天爆发革命,人人都在为这一天而兴奋着,陷入恋爱的马利尤斯却格外的迷失、脆弱,毕竟在动乱中的每一个明天都是希望,也都是迷惑。这一天,很快的来临了。加夫罗契冲进店里,宣布将军的死讯,青年一齐涌上街头,寻求大众的支持。亭亭玉立的珂赛特也为了对马利尤斯的相思而苦,冉阿让逐渐能感受到女儿的转变,但他依然不愿透露她的身世,珂赛特对此不甚谅解;另一方面,由于马利尤斯为情所苦,艾潘妮不忍心只好带他来找珂赛特,两人终于能互诉衷曲,艾潘妮在旁边忍受着悲伤,还阻止了丐帮的抢劫,着实是个坚强的女孩。此时冉阿让考量革命的乱象和沙威的威胁,决心带珂赛特离开巴黎,这对恋人就生生地分离了,对他们而言,这革命的前夕显得多么晦暗哪!情人害怕永别,暗恋者痛失希望,逃亡者冀求安全,惟一能有一丝丝愉快的,大概只有像德纳第这种等着捡死人便宜的人吧。革命的工作一步步的进展,学生开始建筑防御工事,艾潘妮决心陪伴马利尤斯到底,所以加入了青年们的工作,马利尤斯看到她喜出望外,派她送信给珂赛特,却落入为父的手里,为了女儿的幸福,他想要去劝阻马利尤斯参加起义,却发现冒充同志的沙威被加夫罗契认出,而捆绑在地,他自愿料理沙威,其实是故意的放走他。革命爆发,领袖恩佐拉在枪林弹雨中丧命,加夫罗契为收集弹药中弹而亡,同志也大都牺牲殆尽,马利尤斯也受伤昏厥,幸而有强壮的冉阿让救了他。在下水道里,冉阿让先后遇见汤乃第和沙威,他恳求沙威放他走,受了他高尚人格的感动,沙威让出路来,可是一生的坚持并不容易扭转,他内心受到极度的煎熬,终于无法自解,投河自尽。马利尤斯逐渐康复,他并不了解是谁救了他一命,只好把一切归功于珂赛特的照料,冉阿让将他的过去对马利尤斯坦白,并表示为了不妨碍他们的未来,他宁愿独居终老。在婚礼上,德纳第夫妇带来一项他们自认是丑闻的消息:冉阿让在下水道盗过尸。并取出一只金戒指,马利尤斯立刻认出是他的,随即了解到自己一向误解的岳父就是神秘的救命恩人,夫妻俩赶到冉阿让处时,只剩下那一对银烛台陪伴着他,两个年轻人在微光中了解了自己的身世。老人终于走了,他的灵魂和芳汀、艾潘妮、和所有在革命中死去的人相聚,庇护着一对爱人,迎向光明的明天

欧洲四大音乐剧之一<<剧院魅影>>

歌剧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是一部(Andrew Lloyd Webber)安德鲁·劳埃德·韦伯作曲百老汇的音乐剧。
又译:歌声魅影、剧院魅影或歌剧院的幽灵。原著:《歌剧幽灵》作者:加斯通·勒鲁

 1986年首演,于1988年获得七项托尼奖,是史上最成功的音乐剧之一。1986年伦敦的首演由麦克尔•克劳福德和莎拉•布莱特曼担任男女主角,至今全球已有16个制作版本

剧院魅影可以说是一部折射着后现代魅力的剧作,首先它成功的改编了盖斯东·勒鲁(Gaston Leroux,1868-1927)的原作小说,既保留了原作的风格又使之更适合舞台演出,提升了作品的可看性,其次,巧妙的戏中戏令观众徘徊于现实与虚幻之间。尤其是追逐幽灵的那一场戏,整个剧院,台上台下、四面八方响起了幽灵的声音,使观众置身其中,因为那句“我在这里”似乎就在他们的身边,就在隔壁的包厢,而那幕吊灯突然坠落的戏也着实令气氛紧张刺激到极点,前排观众的惊叫与台上演员的呼声连成一片,在这方面,舞台设计玛莉亚·布琼森自然功不可没。

在全剧中,一首“All I Ask of You”的旋律反复出现,罗尔与幽灵对这首歌的不同演绎表现了他们各自对于女主角克莉丝汀不同的爱情,最后这一主题在管弦乐中浮现,显示了爱情最终战胜了悲剧。


序幕

故事开始在1917年,年迈的贵族Raoul Vicomte De Chagny正在巴黎歌剧院参加一场拍卖会。拍卖师拍到一个八音盒。在竞拍过程中,参与竞价的Giry夫人见Raoul想要这个八音盒,就放弃了。Raoul如愿得到了八音盒。随后,拍卖师又提到了下一个拍品:在著名的Phantom事件中摔得支离破碎的大吊灯(Chandelier)。为了让大家都能看清楚修复后的吊灯,拍卖师开启了吊灯上新安装的电灯,一时灯火通明,Phantom的主题音乐响起,舞台上的大吊灯也随之升起。

第一幕

舞台灯光恢复正常,而时间已经回到了30年前。那是巴黎歌剧院的舞台上,艺术总监Reyer先生正在帮助首席女高音Carlotta和首席男高音Piangi(Carlotta的情夫)排演歌剧Hannibal。而Giry夫人也正在指导伴唱伴舞的女孩子们进行练习。这时,即将退休的老经理带来了两位客人Firmin和Andre,他们两位即将接任歌剧院经理的位置。正当Carlotta在为两位新领导献上一首当晚准备演出的Think of Me时,突然从舞台天幕上掉下来的一块布景引起了骚乱,大家纷纷猜测这是歌剧院的幽灵(Phantom of the Opera)干的。Carlotta耍起小脾气不肯继续排练,并且离场声称不再参加歌剧院的演出。正在焦急的时候,年轻的伴舞演员Meg Giry(Giry太太的女儿)提出让她的同伴,也是伴舞的Christine试试看,并得到了Giry夫人的支持。结果,在排练场和当晚的演出中,Christine的歌喉征服了所有的人,包括当晚到场观看演出的年轻的贵族Raoul,他也是歌剧院的资助人。

回到后台,Meg问Christine是谁教会她这么美妙的歌喉,Christine却说不知道,并提起她去世了的父亲曾经提到过一个“音乐天使”(Angel of Music)会来保护并指导她。而她就是在自己的化妆间里经常听到一个神秘的声音来指引她练习,她觉得这就是那个天使。正在这时,Raoul专门来拜访了,原来Raoul认出了台上的Christine就是他儿时的同伴。Raoul准备邀请Christine共进晚餐,于是就出门去取放在外面的帽子。这时,房间里又出现了Phantom的声音。Phantom愤恨地责备Raoul企图引诱Christine离开音乐的王国。Christine被Phantom的声音震慑并迷惑,通过Phantom设置在穿衣镜上的机关,跟随Phantom走入暗道。等Raoul回到屋内,已经空无一人。

Phantom用歌声引诱Christine来到他居住的地下湖心的屋内。在这里,他继续用Music of the Night引诱Christine的心智以及表达自己的爱意。最后,Christine在看到Phantom做的穿戴婚纱的自己的蜡像后,在Phantom的美妙的歌声中晕厥过去。Phantom让Christine躺在床上休息,自己则埋头进行新的歌剧的创作。

第二天,Christine慢慢醒来,先发现了身边的一个小八音盒(就是Raoul后来拍得的那个),渐渐又回忆起昨晚是如何跟随Phantom下到这里的。好奇心驱使她壮胆趁Phantom不备而摘下了Phantom的面具。Phantom惊恐万状,恶毒地诅咒Christine的好奇心,说再也不会让Christine自由,转念又劝Christine不要害怕,相信随着对他的了解,恐惧终究会转成爱意。并告诉Christine他准备送她回去。

当Phantom通过他自己设计的暗门突然出现在后台时,正好碰到舞台工人Buquet在演示给剧院的女孩子们如何通过高举双手保护自己不被旁遮普套索套住。Buquet所言所行一切都被Phantom看在眼里。路过并目睹一切的Giry夫人警告Joseph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否则将会遭致Phantom的可怕报复。

Phantom把Christine带走后,剧院里着实忙乱了起来。Firmin和Andre看着演出门票飞快地售出,心里又高兴又着急,高兴的是自己的业务不错,着急的是Carlotta使性子不肯来,Christine虽然出人意料地成功,但是又突然失踪。正在忙乱时,他们各自收到了写在信纸上署名O.G.的命令,要求赶快补发积欠他的工资,并且将Christine取代Carlotta成为剧院的首席女高音。他们正在猜测这会是哪个疯子的行为时,Raoul拿着他收到的一张字条也来质问他们Christine到底在哪儿,原来字条上威胁说如果谁想把Christine占为己有,就再也不要想看到她了。三人正琢磨着呢,Carlotta突然出现在剧院,出示了又一张写着威胁她不许阻拦Christine的锦绣前程的字条,并且不听解释指责Raoul在背后操纵一切,就是为了捧红Christine。正在乱的不可开交的时候,Giry夫人带着Meg前来告诉大家Christine已经回来,只是因为很疲惫所以谁也不能见,并且带来了一张字条,上面大意是:今晚演出的歌剧Il Muto必须由Christine来演主角伯爵夫人,Carlotta只能演一个不出声的传令仆从,而且剧院的5号包厢必须给Phantom空出,好让他象以往那样前来观赏。如果这些命令没有被遵守,一场无法预料的灾难将会降临到歌剧院的头上。

Carlotta自然无法接受这种安排,她歇斯底里地咒骂着,吓坏了两位经理,于是Firmin和Andre连忙用一曲Prima Donna来安慰Carlotta,总算让Carlotta安静了下来。而且Firmin不顾Giry夫人的劝阻,公开宣布Christine出演传令仆从,Carlotta出演主角伯爵夫人。神通广大的Phantom果然听到了,并且发誓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厉害。

当晚,演出开始了,为了帮助Firmin他们阻挠Phantom的计划,Raoul坐入5号包厢。Phantom被他们的轻蔑激怒了,先是将舞台上傲慢的Carlotta的嗓音变成了蛤蟆叫,导致演出的中断,后来又在芭蕾表演的时候把已经被旁遮普套索绞死的Buquet的尸体从舞台天幕上吊下来,引起了观众们的慌乱。Christine和Raoul趁着大家的惊慌,逃到了屋顶上。在那里,Christine向Raoul诉说了自己的遭遇,Raoul一面安慰她说这一切都是梦境,一面向Christine表示了埋藏已久的爱意,两人合唱了一曲All I Ask of You互表心意。然而这一切还是没有逃出躲藏在暗处的Phantom的监视。在Raoul和Christine相拥离开屋顶后,Phantom痛苦于Raoul对Christine的迷惑以及Christine的背叛,决定诅咒他们。在Il Muto演出结束演员谢幕时,剧院的大吊灯坠下砸在Christine跟前,毫无疑问,这就是Phantom的愤怒所示!

(第一幕完)

第二幕

 幕间曲过后,舞台上出现的是戴着面具的Firmin和Andre,时间已经是继吊灯坠下后大概6个月了。已经是新的一年。期间,Phantom没有再来打扰任何人,新的吊灯也安装好了,于是人们在剧院里举办了一次化妆舞会(Masquerade)来庆祝这新的生活。已经秘密订婚的Christine和Raoul也在人群中携手共舞。虽然Raoul很希望公开这个秘密,但是Christine依然害怕Phantom会知道后威胁他们的生活,要求Raoul继续保密,并把Raoul给的订婚戒指串在项链上,而不是戴在手上。Raoul虽然不是心甘情愿,但也无可奈何。

  正在欢乐进行到高潮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戴着红色死神面具的客人,大家都被这奇异吓人的装束震住了。来者正是销声匿迹许久的Phantom。他带来了刚刚写就的一出歌剧《唐璜的胜利》(Don Juan Triumphant)要求剧院上演。并且,在再度消失前,他从Christine脖子上夺走那枚戒指,告诉她他还没有放弃她。
舞会不欢而散,Raoul见Giry夫人心事重重,就上前询问她是否知道Phantom的底细。Giry夫人在Raoul的苦苦劝说下,这才道出Phantom的来历。原来几十年前,巴黎来过一个江湖马戏团,除了表演杂耍,他们还展出一些畸形人供大家娱乐,其中有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怪脸人,却是一个知识渊博的建筑师,音乐家。后来,这个怪脸人逃出了笼子,大家遍寻不着,都以为他已经死在某个角落。而Giry夫人则清楚意识到,之后出现在歌剧院的Phantom,就是这个怪人。Raoul听到这一切,心中飘过一丝寒意,还想继续追问,但是Giry夫人已经不敢再说下去,他也只得作罢。

两位经理对着新的总谱一筹莫展,说实话,他们不想听从Phantom的命令,但是实在害怕再来一次意外。这时,他们又收到了Phantom发来的字条,上面对歌剧院的人事安排等做出了一系列的指示。接着,Carlotta和Piangi又闯了进来,大呼小叫,原来Phantom给Carlotta在戏中安排的是一个只有合唱的小配角角色。Carlotta无法接受,说这是对她的侮辱。Raoul带着Christine前来询问两位经理到底有无决断,是否让Christine出演主角。而Giry夫人又带着另一张字条匆匆赶来。Phantom在这张最后指示中声明他的要求必须都得到满足,否则,更大的灾难将会等着他们。大家一时没了主意

Raoul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便跟两位经理商议一切按照Phantom的意思办,但是另外他们将布置岗哨,诱捕Phantom。Giry夫人听了十分惊慌,极力劝说他们,但是三人不听,Christine虽然百般恳求他们不要让她陷于其中,但是经不起Raoul的规劝,遂答应了他。当然,Phantom也没有错过他们的谈话。

于是乎,一切都开始行动,Reyer先生开始给大家排练新的歌剧,在嘈杂的排练房里,正当人们忙碌而且紧张到了极点的时候,突然放置一旁的钢琴在没有人弹奏得情况下自己弹出了排练曲目。惊惶失措的Christine夺路逃出,来到了父亲的墓地前,向墓碑上的父亲塑像诉说着自己的忧虑和恐慌,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突然,Phantom又出现在了她面前。Phantom告诉她自己就是他父亲说的Angel of Music,就是来引导和保护她的。被过度惊吓的Christine再次被Phantom迷惑住。这时Raoul也闻讯赶到了墓地,并力劝Christine不要相信Phantom的话。Phantom企图挑逗Raoul上前跟他决斗,但是Raoul被Christine制止并一起逃离了墓地。Phantom愤怒之余,发誓要报复他们两个人。

地点回到剧院,Raoul和两位经理正在紧急安排警察布哨布岗,准备在《唐璜的胜利》的首演式上,在5号包厢抓住Phantom。不过这一切都没有逃过Phantom的耳目,Phantom的声音在剧院各个角落响起,嘲笑他们的狂妄,并且挑战他们说如果真想抓他,就尽快开演《唐璜的胜利》。Raoul也决定破釜沉舟,和Phantom做最后一次较量。

演出在合唱中开始了,按照剧情。Piangi扮演的Don Juan和其仆从为了设计引诱由Christine扮演的女主人公,进入舞台上的隔间换上仆从的服装。但是Phantom早已设计好了在隔间内用旁遮普套索吊死了Piangi,然后换上了剧情中的斗篷,遮住自己的脸,出来和Christine一起演唱了剧中一段优美的咏叹调The Point of No Return。演出中,Christine偶然触碰到了Phantom的面部,发现对方并不是Piangi,就掀开了斗篷,一时间大家被舞台上的突变吓住,而Raoul为了不伤害Christine,也阻止了士兵开枪。Phantom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用柔和的嗓音,向Christine表明爱意,而Christine也勇敢地揭下了Phantom的面具,让观众们都看到了Phantom的扭曲的相貌。在一片惊呼声中,Phantom带上Christine,再次消失在众目睽睽之前,让Raoul精心布置的陷阱落了空。同时,舞台上的人们也发现了早已死在布景后面的Piangi。

Raoul一时没了主意,但是Giry夫人提醒他赶快跟着她去地下室,并嘱咐他一定要记住将胳臂举过头顶,以防Phantom再次使用旁遮普套索袭击他们。同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出动,一边高喊抓住凶手,一边到处查找Phantom的踪影。

Phantom果然又带着Christine来到地下室,他正沉浸在小小获胜的喜悦中,突然又被远远传来的人们的叫喊声搅乱心情。他质问Christine,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对他这么不公平,仅仅因为他长了一副令人可怕,连他的母亲都不忍正眼以对的面容。Christine告诉他,之所以觉得世界对他不公,不是世人的错误,而是因为他自己囚禁了自己的灵魂,并且与世人为敌,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惜杀人或者夺取他人所爱。所以,她对他的感情,已经从同情转为憎恨,而没有丝毫的爱。

正在这时,Raoul已经赶到地下室,但是被阻隔在铁栏之外。他哀求Phantom可以对他做任何事,但是一定放过Christine。Phantom被他的打搅激怒,趁他不防,用旁遮普套索套住了Raoul,并且逼迫Christine做出选择:

1)要么用Raoul的生命换取她的自由;

2)或者披上Phantom准备的婚纱,换取Raoul的生命。尽管Raoul表示自己可以为爱牺牲生命而在所不惜,但是Christine不忍爱人的牺牲。她最终鼓起勇气,告诉Phantom,她将告诉他,爱的力量,会有多么强大,上帝终究会拯救Phantom的灵魂。然后,给了Phantom一个吻……

  尾声

 一个意味深长的吻,如同天上的造物主的光辉,照亮了Phantom的封闭的心灵。Phantom被Christine的坚定的爱的力量彻底折服。他松开了Raoul脖子上的旁遮普吊索,对Christine和Raoul挥了挥手,让他们赶快离开,并且不要再回来也不要跟旁人提起这里的一切。

Christine和Raoul相依走到门口,突然Christine回头跑到Phantom身边,将Phantom之前给她戴上的戒指摘下,还给Phantom。Phantom强捺悲哀,目送Christine离去。然后悲哀地唱出“It’s over now, the music of the night–”,然后慢慢地走向舞台一角的王座。

正在此时,Meg带着众人也找到了地下室这里,在她们进到地下室之前,Phantom钻入绸布内,他的宝座上,只留下Phantom的一只面具。 (剧终)

        欧洲四大音乐剧之一<<西贡小姐>>

       西贡小姐 是由 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Claude-Michel Schönberg )和 阿兰•鲍伯利(Alain Boublil)共同创作的一部音乐剧。该剧首次公演于英国伦敦西区的皇家歌剧院(特鲁里街)其时为1989年9月20日,并且一共演出4264场,于1999年10月30日才结束。在1991年4月11日该剧亦于美国纽约百老汇歌剧院公演,上演也超过4000场(据称为4092场)。

“西贡小姐”从一开始就得到空前成功,甚至包括斯图加特和多伦多在内的多个城市出现了专门为该剧表演而设计的歌剧院。在1994年12月该剧打破了之前由窈窕淑女(My Fair Lady)保持的英国皇家歌剧院(特鲁里街)上演最久音乐剧的记录。

剧情概要

西贡小姐是普契尼歌剧蝴蝶夫人的现代改编版。一般认为西贡小姐的故事背景是设于越南战争,但实际上剧中情节大多发生在一九七五年和一九七八年间,也就是越南的战后时期。越南战争在剧中是已发生的过去事件。

勋伯格无意间在一本杂志里的照片找到西贡小姐的灵感。照片上一位越南母亲在胡志明国际机场的登机口送别她的孩子到美国去见孩子的父亲。这父亲是一名前美国军人,而他能在美国提供这孩子较良好的生活环境。

西贡小姐的剧情从此照片背后的真实事件发展出来,叙说一名前美国军人克里斯(Chris)和一位无父无母的越南妓女金(Kim)在一间西贡的饭店相遇的故事。这两个主角一开始有一段非两厢情愿的性关系,但之后两人互相爱上了对方。不久之后克里斯被迫与美军一同撤退出越南,而必须在接下来三年的时间里与金挣扎地试图处理两人间的情感关系。

在此同时,剧情在传(Tran)的身上有所发展。传是一个越南的老鸨,也是金的老板,在剧中大家都叫他工程师。工程师梦想著移民到美国去实现他的美国梦,但在战后越南共产党政权的统治下,他的心愿并无法达成。

丽雅•沙隆加在剧中饰演金。赛门•褒曼饰演克里斯。当西贡小姐的演出从英国的伦敦西区移到美国纽约的百老汇时曾经有过一段争议:美国演员工会拒绝让饰演工程师的英国白人演员强那森•布莱斯在百老汇继续他的演出,理由是“这将是对亚洲人社群的一个轻蔑”。但是在制作人卡麦隆•麦金塔、观众和许多工会会员的压力下,美国演员工会被迫改变其决定,而允许布莱斯和沙隆加以及接手饰演克里斯的威利•伐克在百老汇开演时同台演出。





本文固定链接: /blog/167.html | 魂断梦桥官方博客

搜索

该日志由 魂断梦桥 于2012年05月20日发表在 音乐影视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四大音乐剧全集—视频与故事展示 | 魂断梦桥官方博客
关键字:
</body>